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宁波诺丁汉大学是靠什么胜出的?
2021-02-25 13:34
中国教育在线
作者:

  目前,全国已诞生了9所独立法人实体的中外合作办学高校。但宁波诺丁汉大学作为中国教育部批准的第一个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其重要标志性意义不言而喻。

  作为一所双非高校,宁波诺丁汉大学首次参加软科排名,就位列“2019中国最好大学排名” 全国第55位。在高考录取分数上,宁波诺丁汉也超过了很多211甚至部分985高校。一个仅有16年办学历史的大学,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靠的是什么?宁波诺丁汉的经验,可以说有着重要的价值与意义。

  沈伟其副校长是16年来全程参与宁波诺丁汉建设与发展的主要负责人与见证者,我们听他来讲述诺丁汉的“密码”。

  以下为访谈实录:

  宁诺的价值主张

  陈志文:从您的角度来讲,您怎么评价宁波诺丁汉大学,您认为它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

  沈伟其:宁波诺丁汉大学是按照《中外合作办学条例》,经中国教育部批准,由英国诺丁汉大学与浙江万里学院合作创办的新型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和独立校园的中外合作大学。

  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学校的落成典礼上说,“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创建和成立,开创了我国高等教育与国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相结合的先河,为中国教育走向世界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也为高等教育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提升了高等教育的办学水平。”

  跟其他国内大学相比,宁波诺丁汉大学最大的特色是国际化——引进国外最优质的高等教学资源,培养适合时代发展需要的国际化人才。

  陈志文:您觉得宁波诺丁汉大学和其他中外合作办学的大学有什么区别?

  沈伟其:从九所中外合作大学来说,因为合作的国别、办学的定位和所在城市的支持各不相同,各个学校办学的路径各不相同,但都处在大学发展的起步阶段。宁波诺丁汉大学坚持以培养具有家国情怀的国际化人才为己任,走“小而精、高水平、国际化”的发展路径。

  陈志文:那您看好这种方式吗?

  沈伟其:我是学生物的,一个稳定的、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一定是一个生物多样性的系统。我觉得办大学也有点类似,那就是要有多样性,百花齐放才能春满园。如果只强调一种模式、一种机制,就不可能有多姿多彩的生态。

  所以对不同的发展路径和方式,应该抱有一种宽容的态度、一种鼓励的心态,让他们各自去探索,这样才能让不同大学有更好的协调发展,让高等教育焕发勃勃生机,才能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优质高等教育的多样需求。

  宁波诺丁汉大学是不同教育基因“杂交”和“嫁接”的产物,一定会有杂交优势,更具国际教育的竞争力。迄今的实践也表明,这样的发展方式是可行的,得到了学生、家长、社会和政府的广泛认可。

  陈志文:可能是合作对象都是英国,有人经常把你们和西交利物浦做比较。有这么一句话,宁波诺丁汉大学像是一个英国在中国办的学校,西交利物浦则像是中国人借鉴英国模式办的学校,您觉得与西交利物浦相比,宁波诺丁汉大学有什么不同?

  沈伟其:这个说法其实也说明了我们在发展路径选择上不一样。从本质上看,中外合作办学其实是大学国际化的一种策略,是通过吸收引进国外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来快速提升我们办学水平的一个手段。所以宁波诺丁汉大学从一开始就非常强调“原汁原味”,强调充分吸收英国诺丁汉大学沉淀了一百多年的办学优质要素,把国际化作为首先目标,办一所国际化的大学。

  正如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署(QAA)2013年发布的教学质量评审报告:“宁波诺丁汉大学是一个令人瞩目的成果,其在短短不到八年的时间内已经实现了办学宗旨,让中国学生不出国门就能接受世界优质的高等教育。从课程、教学方法、体系、语言和资源配置来看,宁波诺丁汉大学采用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办学模式和标准,其学术水平以及学生的学习质量与英国诺丁汉大学一致。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学生所接受的教育是在中国可实现的最具英国特色的教育。”

  但国际化并不是照搬照抄那么简单,而是结合中国经济、社会、科技发展的实际需求,洋为中用。

  陈志文:在这一点上,我的理解是,双方的区别源于双方基因的不同。西交利物浦是以西安交大发展为基点去考虑,因为西安交大本身就很强,他有他自己的路径、自己的考虑,是希望基于西安交大来融合。而对于宁波诺丁汉大学来说,更多的是以学习英国诺丁汉大学为主导,更希望做一个具有明显英国传统的大学。

  沈伟其:这个分析很有意思,的确有这方面的因素。

  中西结合 任重道远

  陈志文:在这些年的办学过程中,文化与制度的冲突应该是很大的,尤其是文化的冲突,你可能经常被挤在中间,最艰难或者说最有趣的事情是什么?

  沈伟其:在双方的合作当中,由于文化背景不同,确实需要相互学习沟通。如一个至今都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就是关于学生成绩的问题。英国是将大学生当作成人来看待的,希望培养学生的责任心、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按照英国的做法,成绩是学生的隐私,没有得到许可不能将成绩告诉别人包括父母。但是中国的父母总还是把学生当作孩子,总是希望甚至想方设法知道学生的学业成绩。为此我们推出各种举措,通过大量的沟通解释,让家长理解和支持学校的规章制度,也鼓励学生主动和家长沟通交流。

  陈志文:您刚刚举的例子,说明在学习西方先进教育的过程中,务必要注意相关的匹配性,要理解其精髓,结合我们的国情和文化,相互学习,做好沟通。

  沈伟其:对,说到这里我还想到另一个真实经历。有一年国际妇女节,学校给女教师送围巾,以粉色为主打。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件很正常的事,但是被外籍女教师误认为是歧视。后来我们就特别小心。

  陈志文:中国的家长一直认为英国的教育很自由,但其实这是一种对英国教育制度的误读。英国教育是非常严格的,所谓的自由其实是建立在这种严苛的规矩之上的。

  沈伟其:是的,英式教育采用学年学分制,制度刚性很强,需要每个学年修满一定学分才可以升到下一个年级。每年秋季开学成绩出来的时候,都会有一部分学生因为成绩没达到要求而被留级或者退学。

  另外,学校对抄袭、舞弊也是零容忍。无论本科生、研究生,所有的作业、论文都需要提交到系统进行查重。无论是抄书本还是抄同学,都可以马上查出来。对于这些关系重大的规矩,学校都会在前期把知会工作做到位,为后续规矩的落实奠定好基础。

  揭秘宁诺“密码”

  陈志文:宁波诺丁汉大学的录取分数要高出其它类似的学校,甚至高于很多211、985院校,您觉得关键的原因是什么?

  沈伟其:高考录取分不断往上走,靠的是质量。以质量为优先,以学生为中心,可能是录取分不断增加的原因。

  杨福家校长经常说我们办学有三个关键词:quality,quality,quality。

  父母肯花十几倍于其他大学的学费送孩子到宁波诺丁汉,归根到底是看重教育质量。所以我们提供的教育一定要真正满足学生和家长的需要,而且我们提供的这种教育,也日益被学生和家长所接受和欢迎。

  陈志文:作为一个合作办学的典型代表,宁波诺丁汉大学成功的经验是什么?

  沈伟其:我们从零开始走到现在,第一个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合作”,是中外两方真正、脚踏实地的合作。合作办学成功,好比一个好家庭,男女双方需要讲得来、配合好,这样才能兴旺发达。

  第二个就是良好沟通及其背后的沟通机制。中外合作办学是在不同文化、不同法律背景下双方的结合,因此双方的冲突、矛盾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在面对困难和问题、有不同意见的时候,积极沟通非常重要。只有在合适、健全的沟通机制下,才能保证双方在博弈当中达成共识,实现紧密合作。

  第三就是在引进国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时候要洋为中用。一定要引进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引进专业和科研资源都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优势+急需”。选择诺丁汉大学的优势专业、强势科研,同时契合中国社会经济,特别是浙江、宁波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

  第四就是为国家培养国际化人才。作为中方的办学者,要在培养国际化人才的同时,注重培养学生的家国情怀和社会责任感。中外合作办学是办一流大学的一条捷径,但要时刻清醒意识到我们是要培养国家需要的人才,要回应国家的需求。

  陈志文:我其实特别想问您,作为这类高校,是如何落实立德树人的要求的,我们的思想政治教育又是如何落实的,是否有冲突或者困难?

  沈伟其:在中外合作大学,党建思政工作的开展面临着不一样的办学环境,工作有效性的实施路径与方式方法也没有现成经验可循。

  为了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学校党委以“全面引领正确的办学政治方向、全方位服务学校办学中心工作、全覆盖关爱师生工作学习生活、全过程监督办学治校合法合规”为工作指导原则,建构起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外合作大学实际的党建思政体系,围绕中国文化、思想修养,积极借鉴、汲取专业课程教学的有效方法,实现思政课程、课程思政和生活思政等3大思政领域的有机整合,形成“多元互观、中国立场”的教学呈现,让学生充分感受中国文化魅力,引导学生“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学会做人做事。

  党委还协调三大学院开设系列讲座,展示科学精神(理工学院)、人文精神(人文学院)、契约精神(商学院)对当代社会发展的推动力量,并与地方各文化历史展馆合作设立校外教学基地,组织丰富多样的社会实践,最终成为中英双方教书育人的重要组成部分,受到学生的认可和欢迎。

  陈志文:这个探索是不容易的,也就是说,在这类独特的中外合作办学模式中,我们的教育方针是可以得到有效落实的。

  持续化发展 温故而知新

  陈志文:宁波诺丁汉希望自己成为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或者说宁波诺丁汉的愿景是什么?

  沈伟其:做“小而精、高水平、国际化”的大学,是我们的定位和特色。未来相当一段时间,我们会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小而精,是我们将保持的状态,“小”指的是办学规模,“精”是说学校开设的专业和建设的学科,不是英国诺丁汉大学的迷你版,而是精挑细选的。

  高水平,这个追求永无止境。我现在可以自豪地说,借助“站在巨人肩膀上”办学这个机制优势,在个别学科领域,宁波诺丁汉的研究和排名已经超过了英国诺丁汉大学,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国际化,就是希望能够把世界各国高校中所有好的办学治校经验都吸收过来,给我们学生最优质的高等教育。

  新冠疫情以后,党中央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互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种新的战略格局,也给了我们进一步探索的空间。

  陈志文:您如何理解国际化,或者说诺丁汉如何理解国际化?

  沈伟其:在这个话题上,我比较同意一位加拿大学者简奈特的观点:大学国际化就是在高校的三个核心功能,即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的三条经线中,插入跨国界、跨文化这个纬线要素的过程。

  我个人对大学国际化的理解是,大学要会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去满足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需求,从而实现大学的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比如师资队伍建设,我们要全球招聘,从国内国外两个方向引进;再比如招生,我们不仅可以通过高考招收国内优秀学生,培养具有家国情怀的国际化人才,而且从国内和国外两个市场去全球招生,培养“知华、友华、爱华”的留学生人才,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中外合作大学应有的贡献。

  陈志文:在目前环境下,一些家长与孩子放弃了留学的想法,您还支持留学吗?

  沈伟其:由于新冠疫情,一些家长和学生放弃出国留学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我还是坚定支持留学的。国际化浪潮奔涌向前,从未停歇。留学是我们学习和成长的一种路径,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与意义。

  陈志文:对于任何一个机构,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同的发展阶段会有不同的发展任务。就好像诺丁汉,16年前的诺丁汉和16年后的诺丁汉肯定是不一样的,您是否同意这个看法?

  沈伟其:是的。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大学的发展一定要与时代相适应。具体到宁波诺丁汉,原来我们是一个教学型大学,为了契合发展需求,我们现在已经转型为教学科研并重的学校。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有更多变化。

  再具体到当前的教育教学,以前想推动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方式非常困难,但是新冠疫情来了,我们不得不推,而且还要考虑怎么做得更好,保证教学质量。这就意味着教学设施、平台建设等等都要跟得上,与之相关的技术支撑、教师能力建设和教学评价方法也要跟上。

  陈志文:作为一所大学,其发展与地方息息相关,我想了解一下你们对宁波的发展有什么考虑?有什么支撑?

  沈伟其:大学与地方的互动是非常重要的。大学主动地服务社区、帮助社区解决问题,是大学生存发展的基础,也是大学能不能发展好的重要因素。

  我们学校有一句话——“汇聚全球智慧,解决当地难题”,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指导原则。在建立之初,宁波给了这所大学非常大的支持,当年宁波市把学校的创建作为“一号工程”,我们学校在引进专业和科研资源时,也都是围绕当地经济发展的需要而展开的。

  宁波诺丁汉走过的这16年,是与地方发展水乳交融的16年。我们与地方政府共建了宁波诺丁汉国际海洋经济技术研究院、诺丁汉大学宁波新材料研究院、诺丁汉(余姚)智能电气化研究院等多个高能级创新平台,构建与城市发展的良性互动、助推宁波战略转型和创新发展。

  去年我们又和政府签了一个合作共建协议,围绕宁波战略发展中智能制造、绿色化学、生命大健康三个方向,集合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头部科研“兵力”和资源,共建“灯塔创新研究院”。

  我们的愿景不仅是促进国际化高端人才培养,而且能够直接用科技创新来推动当地GDP的增长、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陈志文:在这16年的时间,您觉得诺丁汉给您带来了什么影响?您又给诺丁汉带来了什么影响?

  沈伟其:首先,非常感谢宁波诺丁汉大学给我的机会,使我能有所作为。

  我是在中国传统教育体系成长起来的,从小学到博士、从教师到校领导,充分体验过中国的教育是什么样子的。

  来到宁波诺丁汉以后,我不断地问自己,诺丁汉到底什么东西最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从办学实操的这个角度来说,我体会最深的就是,办大学要有教学的质量标准,有一套闭环的、可追溯的质量保障体系。

  现在中外合作办学要提质增效,大学要高质量发展,需要在这方面下功夫,构建起我们自己的质量保障体系,否则中国的高等教育整体水平是得不到保障的。

  至于我给学校带来了什么,我们引进诺丁汉大学的优质教学资源,又结合了自身的需求,形成了一套区别于英国诺丁汉的实践。这个过程中,免不了各种碰撞,需要大量的沟通和协调工作,我发挥了一些润滑和桥梁作用。

  我们让英方了解中国、了解宁波、了解我们的处事方法和原因,在不断的交流过程中获得理解和认可,也用这种方式讲好了中国故事。

  比如,在学校刚开始建立的时候,英方不理解党委的存在,但是在不断交流碰撞中,逐渐认可党委在办学中的重要作用,并且把思政课纳入到培养方案中。我们在党建思政方面的积极探索和实际成效,得到了教育部、外交部和中组部等多次表扬。

  陈志文:谢谢沈老师,其实对于我后面的这一个问题,我是有我自己的答案的。我觉得对于宁波诺丁汉来讲,学校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您和您所代表的中方合作团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宁波诺丁汉今日取得的成绩本身就代表着您给诺丁汉所带来的影响。

  沈伟其:谢谢,谢谢您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

  学校介绍

  宁波诺丁汉大学是教育部批准的第一个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相比其他项目性质的合作办学模式,在中国中外合作办学的历史上,有着重要的标志性意义。

  截至目前,已有本科、硕士、博士共18000多名毕业生从宁波诺丁汉大学走向世界。2020年继续求学的本科毕业生中超过30%的学生被牛津、剑桥、斯坦福等全球排名前十的大学录取,选择就业的毕业生中超过75%的学生进入世界500强企业、中外知名企业或机构。

  宁波诺丁汉大学首次参加软科排名,就位列“2019中国最好大学排名” 全国第55位、浙江第2位。在高考录取分数上,宁波诺丁汉也超过了很多211高校,甚至一些985高校。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新闻
3.jpg
微信图片_2020122916305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