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双减政策正式发布,校外培训机构禁止上市!舆论说,整个在线教育赛道迎来了灭顶之灾![详情]
留学只是一个成长学习路径选择,也是中国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重要渠道,无关爱国与否,绝不能无端妖魔化留学、留学生群体。[详情]
异地办学之所以生生不息成燎原之势,核心还是在社会经济发展版图发生重大变化后,原来的高等教育布局结构已经无法满足对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支撑,地方政府有...[详情]
不能否认,理科分数线极端低,有一个技术原因,就是文理科考生与招生量不匹配的问题。[详情]
新高考改革地区的志愿填报形式上变化很大,但万变不离其宗,首先还是搞清楚专业、学校、地域这三个原则问题,排出个人心中的优先级别。[详情]
专业第一还是学校第一?对于这个经典的问题,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学校第一。原因还是就业,就是竞争门槛的问题。[详情]
我们绝不能以一个极端的事件,就全盘否定某种制度本身,既不客观,也不科学。[详情]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外合作办学规范化进程明显加速,治理体系不断完善,治理能力持续提升,质量建设成效显著。[详情]
2021年,高考报名人数再创新高,达到1078万人,比上年增长7万,这是连续3年突破千万。[详情]
今年的高考语文试题,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都紧扣时代主题,将立德树人贯穿语文素养与能力的考查。[详情]
祝愿今年即将进入高考考场的张同学取得好成绩,也希望更多的“张同学”最后能从“拱白菜”走到“拱庄稼”,希望“进城拱白菜”只是他成长的一个阶段,而不是...[详情]
放开三胎,只是增加了二龄孩子基础数,但从胎政策经验看,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愿意生的问题,否则三胎也不能解决问题。成本,鼓励是一个更紧迫的问题。[详情]
成为世界数学大国不难,国内学数学的人很多。但要真真正正地打造一个有建树的团队,绝对不容易。[详情]
2020年7月召开的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曾提出,未来高层次研究人才将主要以博士教育为主,硕士生培养将主要以应用型人才,即专业硕士为主。[详情]
理工科人才想要走得更远,不仅需要专业的科学知识,更需要厚实的人文打底交叉,这是很多科学家的共识。[详情]
清华的财政拨款仅占收入的20%,著名高校经费差异悬殊,并非国家主管部门或财政部门拨款差异造成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各高校“筹资”能力的差距。[详情]
虽然我们不能否认优秀老师在学生成长中的价值和作用,但绝不能过度放大,甚至颠倒其中的决定性作用。[详情]
近十余年来,教育部门一直推动压缩高考加分项目,目前仅剩下4项,但很多地方,地方性加分项目还不少,阻力不小。[详情]
近日关于“双减”政策的传闻不断,对校外辅导班的治理是重中之重,但不同的是,近期教育部相关负责人明确地提出了强化校内主战场的问题。[详情]
剑桥少儿英语考试疯狂背后,一方面是中国家长对孩子教育高期望的追求,另一方面,也是教育治理观念上矛盾冲突的深刻体现![详情]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多年来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