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一方面,过度呵护,让孩子们失去了经历风雨的机会,也失去了基本抵抗力,另一方面,对学习的过度苛责,让孩子们生活在一个分裂的环境里。 [详情]
高等教育普及化后,考研高考化,很多家长希望孩子继续读研,以博取一个更好的未来,就如当初的高考。[详情]
流量收益分享机制与算法,让全民自媒体时代到来,极端偏激甚至捏造,成为互联网舆论主流声音。[详情]
很多家长被绝对的“天性”、“个性”说所误导,简单标签化理解中西方的教育差异,误以为西方教育就是绝对解放天性个性,并受此鼓励,把任性当个性,肆意妄为。[详情]
以“80%出国”谣言否定清华,其实嵌入了一个错误的前提:“留学等于不爱国”,我们更需要澄清和反对的是对留学的污名化。[详情]
疫情过去,大家都认为留学会反弹,但数据表明并非如此。[详情]
要跳出教育看教育,从国家发展战略需要角度看教育的主攻方向,才能不迷失于微观教育的小圈子自美。[详情]
试图通过不断推高学历解决就业问题,最后带来的可能是更高的期望值,是巨大的社会稳定的风险,需要谨慎再谨慎。[详情]
大学校园首先是服务学生与老师的,是服务教学科研的,是否开放,首先需要问问广大学生与老师,他们才是直接的利益关系人,不是社会公众。[详情]
中高考焦虑与竞争的背后是社会竞争的前置,可以取消中高考,但却无法取消竞争以及被前置的教育竞争。[详情]
伴随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一些基础差,缺乏良好学习习惯,甚至不愿学习的孩子也进入了大学。于是,大学不得不把大学生当中学生管,从基础的学习习惯养成做起。[详情]
2008年到现在,研究生报名人数已经出现过3次下降,不必大惊小怪。[详情]
新学期开学了,但还有高校在招生,在补录,录取但不报到的大学生已经批量出现。[详情]
习惯了中考高分的家长,面对更细分的高考显然不适应了。[详情]
中考刚刚结束,关于中考后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分流(“普职分流”),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详情]
新高考的志愿填报表面上看变复杂了,比如最多的需要报100多个志愿,超过了很多家长的认知水平。[详情]
把学校放在优先位置,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的招聘动辄就讲究看是什么学校毕业的,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客观现实,否则连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了。[详情]
因为孩子的分数已经局限了可选范围,尤其是学校的层次,只要搞清楚“专业、学校、城市”三个核心原则,基本的方向就清楚了。[详情]
在大学学费停滞的同时,其他非义务教育学段的学费伴随物价与管理的调整,不断飞涨,我国不同教育阶段学费出现了严重倒挂的现象。[详情]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多年来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