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对清华北大的崇拜是谁的错?丨一周教育观察
文 / 陈志文
2020-11-02
清北崇拜本身背后的推动力并非来自教育部门,来自学校,实际是社会评价!各地对清北学生的奖励,甚至骑马游街,主要都来自社会各界,为什么?

  以教育信息化为名牟利须严查

  针对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有一些学生家长反映当地部分学校以“智慧课堂”“教育信息化”等名义,向家长推荐平板电脑,并以“上课要用”“布置作业”等理由变相强制学生购买等问题。记者调查发现,在浙江省某市实验初级中学,家长被变相强迫购买了6500元一套的“平板教学”系统,包括平板电脑、相关的教辅软件和上课所需要的流量包。这款平板电脑网上查不到参数、价格等任何信息,只能通过学校渠道购买。(光明日报)

  点评:

  疫情推动了在线教育的发展,成为一个投资的风口,于是商家资本纷纷涌入。最后会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还是需要通过学校抓学生,于是各显神通。

  坦率地讲,当年塑造的那张“神奇的屏”,已经成为各学校举办实验班、收费牟利的一个最好的借口,务必刹住这个歪风,但真的需要下手,要严惩重罚!

  高中生留遗书自杀:被班主任活活逼死

  10月12日凌晨,留下一封遗书后,江苏泰州高二学生朱剑跳河自杀。在其家属提供的一份据称是朱剑写的遗书中,有朱剑对父母的愧疚和爱意,写下了对爱情的憧憬。也写下了疑似自杀的原因:“您(指班主任焦某)的辱骂,让我想撞死在墙上,您亲手毁掉了我的白月光,毁掉了我的救赎。”朱剑的母亲徐女士多次到学校求证遗书内容,但都被拒之门外。面对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的态度,徐女士直言将为儿子“讨个公道”。(封面新闻)

  点评:

  自杀的学生把矛头直指班主任,就一个具体事件来讲,这个班主任显然涉嫌违规了,调查处理待有定论,自然该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

  只是,现在孩子们走极端的为什么这么多?没收手机会跳楼,考不好会跳楼,被延期毕业会跳楼,被老师家长批评会跳楼,甚至被追债也会跳楼,这是我们需要反省的,而不仅仅是义愤填膺地批评学校和老师就完了,简单一个“脆弱”是解释不了的。

  我上中学时,校长是一个老革命,拿把大剪刀站在校门口,一是剪男同学长发,二是剪女同学高跟鞋。多年下来,没有见一个自杀走极端的。时代不同了,不能同日而语,但对于人的要求,尤其是优秀的人的要求不会变。

  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看到了很多可歌可泣的英雄,坚韧、信念是其中的核心,这一点,什么时候都需要!

  张桂梅因一学生当了全职太太,不愿接受其捐款:反对当全职太太,女人靠能力

  近日,华坪女高张桂梅校长反对当全职太太引热议。作为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公办女子高中,该校1804名女孩走出贫困山村,进入大学。张桂梅因一学生当了全职太太,不愿接受其捐款,她认为“女人要靠自己,不能就靠男人”。(红星新闻)

  点评:

  实在无法赞同张校长的说法、思想!更不能赞同以这种价值观教育学生。“你不要相信这些男人!”“你看男的在外面找小三”....

  教育女孩子自强自立没有问题,我也赞赏,但以男人靠不住,会学坏,会找小三抛弃你这种说法来强调女人自强自立,背后投射的是一种什么思想、心理?显然,这是另外一种赤裸裸的性别歧视,或者说性别仇视,在一些女权主义者中颇为盛行。

  张校长很执着,很有奉献精神,做了很多事情和贡献,但这些观点也反映了她偏执的一面。张校长的人生经历形成了她的看法,甚至是人生观,我们需要尊重,但绝不能因为她曾经的成绩就对这种说法默认,默许。

  当然,这些也不影响张校长的光辉,这是两个事情!

  网传华中科大教授声讨后勤被处分,校方:通报批评,取消2年评优

  近日,网上流传一封公开投诉信,信中,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副书记郑强教授,投诉学校后勤集团不负责任,傲慢失信,严重损害学生利益,损害学院工作。与此同时,有网友晒出了一份华科大计算机学院的处分决定。里面称,郑强与后勤集团宿管中心沟通时,行为过激,造成不良影响,给予通报批评,取消两年评优资格。

  10月27日,华中科技大学在其官网回应称,学校高度重视,立即成立工作专班,对相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并迅速积极做好处置工作。(中国网、澎湃新闻)

  点评:

  支持郑强老师,教授与学生是核心,高校后勤服务或者职能部门不要忘记自己的本份!

  因为体制的原因,大量的高校后勤或者职能部门根本没有服务意识,越是后勤部门,越爱弄权,越是需要通过一点点权利体现自己的价值、位置。

  早年我去香港,当时浸会大学人事处长给我们介绍了香港的大学治理。有一个同行的老师问这位美国留学回来,同样有博士学位的处长,你为什么不兼职教授?这位处长听完哈哈大笑:我们人事部门是服务部门,用内地的话说,是二流部门,专门给教授、学生服务的,如果我有能力当教授就不当这个人事处长了,工资也高很多了。

  这时我才知道,教授工资薪酬体系比人事等行政部门高很多,因为后者是服务部门。这番言论让我耳目一新。

  我们则不同,任何一个职能部门,从财务到人事、后勤,往往高高在上,他们定位在管理,而不是服务。教授又如何?!学生又如何?!

  从组织角度来说,郑老师可能有错,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郑老师是条汉子!手中的权利是让你服务教授和学生的,这一点还是需要明确的。

  卫校:三男生逼同学看淫秽视频遭反抗,当十余人面侮辱半小时

  近日,安徽芜湖医药卫生学校三名男生,强行让同学观看淫秽视频遭反抗,遂当着十余名同学面对其作出人身侮辱的流氓行为。校方约谈三名男生家长,并对三人给予开除学籍处分。(澎湃新闻)

  点评:

  这是校园霸凌的典型案例!但这种恶少,最后只是开除了事,本身从一个方面反映了相关法律规定的过度宽纵!不严惩,实际就是对这种恶行的鼓励!

  法律与规范最重要的一个价值就是威慑,让后果大到让你不敢。酒驾的治理就是这么解决的,在很短时间内解决了这个恶行。

  对于校园暴力与这类恶少,尤其是事实明确的情况下,少一些骄纵保护,多一些严惩就是最好的办法!

  教室出门按钮标价1400元?华中科大:系多项系统综合价格

  近日,网传华中科技大学一间教室的出门按钮价值1400元、墙面控制面板标价3240元,引起网友热议。有网友质疑称,“这个标价挺离谱的。”

  10月27日下午,澎湃新闻从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获悉,这些价格是包含其他多项系统的综合价格,标签未标明清楚,产生了误会。目前,该校相关部门正在修改标签的内容。(澎湃新闻)

  点评:

  华科宣传部回应了,是标签错误,并非我们想象的腐败舞弊问题。

  此事对于华科似乎是无妄之灾,但也不能怨大家,学校相关部门自己多做检讨,这种标示传递的直接意思就是这样。

  此事也提醒相关部门与工作人员,凡事一定要认真,第二,你需要站在对方角度想想。如果从普通人角度想想就知道,这个标示不仅不合理,不准确,也是给学校惹事。

  昨天看到有人发了一段视频,北京同一个地铁站,两个相邻的英文标注完全不同,一个把“西”翻译成west,一个把“西”直接翻译为xi。于是同一个地铁站就出现两个名字。与其说是基层一线工作人员水平问题,不如说相关负责人不到位,这种低级错误频发背后,是水平问题,更是态度问题。

  两次考上北大又复读,别再用扭曲奖励政策刺激“考霸”

  这两天,“北大退学复读生二次考取北大后未报到:校长承诺奖10万未兑现”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据媒体报道,来自贵州毕节的小陈2019年考入北大护理系,被高中母校奖励10万元,但入学半年后退学。2020年,他又参加高考,在高中校长建议下,继续填报了北大护理系,但被录取后并未报到,准备再次复读。因校长承诺的10万元奖励迟迟未兑现,近日他求助媒体。10月26日,据媒体披露,小陈已收到学校10万元奖励。

  有网友质疑小陈是为了钱才选择复读。小陈本人则回应,复读真的不是为了钱,下次高考准备冲刺北大数学系。据报道,小陈出身贫困家庭,想通过读书、高考来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新京报)

  点评:

  清华北大的崇拜是谁的错?这篇评论矛头直指学校、教育系统,不敢苟同。清北崇拜本身背后的推动力并非来自教育部门,来自学校,实际是社会评价!各地对清北学生的奖励,甚至骑马游街,主要都来自社会各界,为什么?

  近期各地组织部门的选调生招聘工作启动了,不约而同地都对北大清华特别设置了专门的计划与指标,这是学校或者教育部门能左右的吗?

  同样,大量的企业用人单位对毕业生出身都做了明确的限定,这是学校、教育部门能决定或者改变的吗?

  不搞名校崇拜理论上是对的,包括直接的奖励,但是,种种奖励背后,是对优秀学生的肯定表扬和赞赏,这一点还是需要肯定的。

  中学生物理竞赛东道主湖南队50强占20人,颁奖现场被传有人喝倒彩

  10月28日晚,第37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决赛颁奖典礼在湖南长沙落下帷幕,当天同时公布了第37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决赛国家集训队名单,作为东道主的湖南队成绩亮眼,有20人入围!紧随其后的浙江和四川则分别有6人入围。记者留意到,在成绩公布后,东道主湖南队的亮眼成绩也引起来一些质疑,有网友晒出颁奖现场视频称,在颁奖现场公布成绩时一度出现喝倒彩声音。(猛犸新闻·东方今报)

  点评:

  在刚刚结束的第37届中学生物理竞赛上,东道主湖南队50强豪夺20席,于是引来了一些质疑声。

  应该是不存在舞弊的。湖南不仅仅是今年成绩好,去年在湖北举办的这一竞赛上,成绩同样非常突出,遥遥领先。再回看近年的物理竞赛成绩,湖南一直比较突出。组织方也明确否认了质疑。

  在某种程度上,拼天赋的竞赛出现这种区域性聚集,显然是不正常的,至少是存疑的。难道湖南孩子在物理上天赋秉异?回溯十几前并非如此,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中学生物理竞赛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教授陈晓林解释:主要是湖南学生很优秀,竞赛也进入到了一个良性循环,物理老师很优秀敬业,长期的积累导致了现在的结果。我的理解就是,湖南物理竞赛培训搞得好,老师有经验又敬业,孩子们也很努力,于是就有了这个良性循环。

  获奖学生区域性高度聚集,也不存在舞弊,那只有一个原因:这种性质与水平的高端竞赛也是可以培训的,高强度训练是可以提高水平的,哪怕是全国一等奖。

  而曾经辉煌的江苏只有一人入围,又是什么原因?

  入学仅34天,19岁大学生生日前夜在校园内失踪

  在QQ空间留下了一段疑似告别的话语后,迈入大学校园仅34天的男孩王兵斌,10月19日晚在成都理工大学内珙桐桥处失踪。一段校内视频显示:10 月 19 日晚 10 时 20 分,王兵斌最后出现在洪桐桥旁,之后便失去了踪迹。"室友说上午还和他吃过饭,当时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管是死是活,我们都想尽快找到他。"李春芳说,第二天就是儿子的 19 岁生日。(楚天都市报)

  点评:

  非常普通的一个“自杀”案例,同时也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例,甚至是“莫名其妙”就“自杀”了?

  很多人不相信,父母也不相信,认为孩子不可能会自杀。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往往不是全部。人是多面的,也是有不同故事的,其他原因没准很快会被反转出来,只是我们不知道。比如那两位欠账的大学生。

  但无论什么原因不至于自杀吧?为什么会这么轻率自杀?是否想过父母的感受?其他亲朋的感受?

  本不应该指责,但一个有责任、负责的人是不会轻易自杀的,我们必须完成或者承担自己的责任,而不是只看自己是否快乐,是否开心。

  不满孩子座位靠后,家长动手打老师还在学校走廊大吵大闹

  10月27日,江西鹰潭,网友爆料,在第六小学某年级的教室走廊,一家长因小孩座位靠后的问题情绪激动,动手将老师的脸部打伤,还在走廊里大吵大闹。民警赶到现场将该名家长带走。记者联系梅园派出所民警,称确有此事。(中国网教育)

  点评:

  如果反过来是老师打了家长会怎么样?

  过度关注让一些家长已经变得非常不正常,神经质一般,非常容易放大一些问题,动辄上升到对孩子一辈子的影响,于是就亲自上阵了。这样的家长,不可能养育出健康的孩子,更不要说优秀了。如果想制造一个病态的孩子,就向这个家长学习!

  福建高考2026年起取消少数民族加分

  福建省教育厅消息,明年起福建高考加分将有两大调整!详情如下:

  (一)归侨、华侨子女、归侨子女考生和台湾省籍考生(含台湾户籍考生),加分分值从2021年起从10分调整为5分,可面向所有高校投档时使用。

  (二)少数民族考生,加分分值从2021年起从10分调整为5分,加分对象调整为全省19个民族乡的少数民族考生,以及高山(享受高山补贴)和无桥梁、海堤与大陆相连的海岛等少数民族考生。其中2021年至2023年,少数民族考生加分可面向所有高校投档时使用;2024年至2025年,少数民族考生加分仅面向省属高校投档时使用。2026年起取消少数民族考生加分政策。(东南网)

  点评:

  近期安徽、福建等地陆续公布了分阶段调整甚至取消少数民族加分政策,同时大幅降低加分分值,对加分对象也做了更严格的界定。

  看来,这并非一个省的动作,应该是在国家相关部门的部署下,逐步调整少数民族加分照顾政策,核心还是做减法,目的只有一个:公平至上!

  根据目前披露的调整信息看,未来除少数民族自治区,大量内地省市少数民族加分政策未来都会调整,甚至还可能被逐步取消。除了边远牧区农村,从小长在城市里,物质与教育水平没有任何差异的少数民族的确缺乏照顾的理由了!否则对多数人就不公平了。

  其实在北京等一些地区,早已经事实性取消了。只是在同等分数下优先照顾而已,这几乎和取消一样了。

  教育部回应增设大中小学春秋假期建议:各地、高校结合实际安排

  针对“关于增设大中小学春秋假期,建立错峰休假制度促进旅游业均衡健康发展的建议”,教育部日前回应:在保证开足开齐国家规定课程,完成好正常教育教学任务前提下,学校放假时间包括春秋假时间由各地、高校结合实际做出具体安排。 ​​(人民日报)

  点评:

  又一起乱抄作业的典型提案!一个旅游局长提出的,参照样本是美国,目的是希望刺激旅游市场。

  人家的确有春秋假,人家的大学还是三个假期,我们为什么只有两个?(个别大学学习增设了一个小假期)。我们国情不同!他们中小学各种假期与假日很多,但前提是家里有人看孩子,我们没有!

  虽然他们也讲女性权利,但很多女性都在家里相夫教子,他们都是按家庭为单元纳税,一个人上班,可以养活全家。我们男女各顶半边天,收税是按个人,普通人一个人上班是养活不了全家的,大家都需要出来工作,家里是没有人看孩子的。我们多数单位也没有那么多灵活的带薪休假制度,也无法调整出时间看护孩子。

  旅游局长的想法是多几个假期让大家出来旅游,那需要有闲,有钱,可能吗?

  我们有自己特殊的文化、国情,任何建议出发点虽好,但一定要动动脑子,要不旅游局再办一个学校或者看护机构,帮大家看孩子?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多年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