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美国给我们上了生动一课:科技有国界,教育也有国界!
文 / 陈志文
2018-12-07
在当下,我们的教育更有必要理直气壮地强调,坚持培养什么人的问题,为谁服务的问题!

  日前全国教育大会上,总书记再次谈到培养什么人的问题,在中美目前形势下,这一问题显得尤为深刻!

  十一国庆节当天,国外媒体曝出美国鹰派人物竟然曾给总统提出“不给中国学生签证”,以阻挡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虽然此建议最后还是被否决了,并未付诸实施,但这一违背甚至颠覆美国建国理念的想法,已经赤裸裸地暴露出了美国长期所倡导的一些公平正义的虚伪,更直接反映了这些人的想法:不能给中国培养建设人才。

  日前,北大教授饶毅公开了自己给美国卫生部下属的NIH(健康研究院)负责人柯林斯的一封信,这封信坦率地批评并质疑柯林斯之前的一些做法,强调科技无国界,科学家不能屈服于政治。柯林斯在美国会作证时表示,已经警告NIH资助的约1万个机构不要受外国影响,鼓励他们及时向FBI汇报等,此举被媒体解读为配合特朗普,放大污名化中国。与此同时,德州理工大学副校长也在学校网站发表公开信,指称国会两党正在考虑立法,对参与中国、俄罗斯等国人才计划的美国大学教研人员制定制裁政策,要求已经参与类似人才项目的教师向学校汇报。近日则又不断曝出“千人计划”科学家被美国相关部门盯上,真伪难辨。

  显然,中美目前形势下,科技、教育都难以幸免,是有国界的,也是有政治的,拿什么人的钱,什么人在做,都会高度敏感。去年年底,《美国安全战略报告》再次强调了所谓“偷窃高新技术”的问题,并提出“通过限制签证的方式,以防止外国人盗用知识产权,特别是前往美国学习科学,工程,数学和高科技的中国人。”说穿了,美国不能容忍给中国源源不断地培养高科技人才。

  从根本讲,这其中的矛盾,是美国认为中国已经强大到影响其老大地位了,嘴上说太平洋容得下两个大国,但私底下根本无法容忍中国崛起。川普之前的美国领导人之所以面子上还过得去,一则中国的发展还没有产生直接的危机与压迫感,二则这些传统的政治精英,碍于公平正义,民主道义的帘子,不好直接下手。对中国的围剿与打压,希拉里、奥巴马还需要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构建一些规则,用比较文明的手段,比如大费周章地搞一个TPP,以合法的圈子围剿中国。前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就说:“差一点点,美国就能让大多数国家一起反对中国了。结果,特朗普的钢铁关税颠覆了这一切。”

  从这个角度,我们得感谢川普。和以往的政治人物相比,川普更像一个楞小子,直截了当,把以往美国领导人不愿意公开说的,都放到了桌子上,把美国政客的伪善全部扔下了而已。当然,科恩也不必遗憾,特朗普只是吃相难看,在美国优先的前提下,对盟友也不客气,必然会对中国直接下更大的狠手,几乎可以肯定,最严厉的措施还没有到来。

  伴随中国的不断强大,当前背景下,川普赤裸裸的做法,不断地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科技有国界,教育也有国界。科技关乎政治,教育、人才也会关乎政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是我们教育的根本任务。其实自上个世纪建国以来,我们教育的基本路线方针一直都坚持“培养接班人”的指导思想,总书记无非是再次明确强调教育的“根本任务”。

  坦率地讲,长期以来,有一些人私底下对于这个指导方针是有看法的,认为把教育过度政治化了,一些人甚至认为,教育无关政治。有些人动辄拿英美举例,拿民国时期举例,大谈教育如何无关政治,如何需保持其独立性。其实,在我看来,这只是不同政治体制下,不同社会制度下,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做法不同而已。我们做的明确而显眼,放在桌上谈,西方长期的做法很隐晦,更强调的是渗透,放在桌下做。这次川普、彭斯无非是把这些摆在桌子上了。

  2000年初,我有幸去加拿大一个公立小学拜访参观。学校老师很热情地带我到处看了看,其中有一个教室里悬挂着达赖的像,我非常敏感,马上就问,为什么会有达赖的像?该老师说,因为我们大家都喜欢达赖,所以就挂上了。于是我问:如果大家也都很喜欢江主席(时任总书记),毛主席,能否挂上?这位老师马上回答:不行!我问为什么?老师一时语塞,到我离开,他也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想,他可能并非不知道为什么,也可能是尊重我,没有办法说出口而已。

  前些年SAT考试改革,《独立宣言》作为考试书目列入,引起关注,我们虽不能以此就上纲上线,大谈政治,但总不能否认美国希望培养什么理念的人吧?

  同样,在美国的大学里,讲犹太人大屠杀的课比比皆是,但几乎看不到讲南京大屠杀与日本当年侵略罪行的,即便有,也往往是轻描淡写。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100多年前,因“庚子赔款”而诞生了清华大学前身留美预备学堂。在当时,相关亲中人士说服美国政府与国会的理由之一,就是培养亲美的中国人,其战略布局不可谓不长远。幸运的是,新中国建立后,清华大学第一任校长蒋南翔对清华就提出了明确的定位:培养又红又专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后来,这一指导思想逐渐完善成为全中国教育的指导思想,清华大学也为包括“两弹一星”在内的各项重大建设,培养了大批的技术人才与领导干部。

  国庆节第四天,美国副总统彭斯前所未有地发表了一场赤裸裸全面攻击中国的演讲,有人称之为新冷战演说。坦率地讲,美国已经完全把中国当成其最大的对手,甚至在美国内与一些西方国家已经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共识,开始赤裸裸地掐我们的脖子了。关键技术人家不会给,也求不来,核心还是靠自己,就如我们五十年代突破原子弹技术一样,而这其中的根本,还是培养什么人的问题,为谁服务的问题。

  因此,在当下,我们的教育更有必要理直气壮地强调,坚持培养什么人的问题,为谁服务的问题!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多年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