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这位从教20年的老师为何如此无耻?
文 / 陈志文
2018-01-11
为人师者,且不说多高的道德要求,最起码的规则都不遵守,何谈为人师表?

  合肥小学教师罗海丽出名了,她以泼妇式的方式阻挡高铁开车,目的就是要求等候其晚到的丈夫上车。

  让我瞠目结舌的不是这位老师撒泼式阻拦高铁关闭车门的行为,而是此事发生后,这位从教20年的老师不知错的申辩。

  这位从教20多年的老师,在学校当负责学生德育的教导处副主任,还是当地的优秀教师,但她不说自己无赖般不顾工作人员阻拦扒车门,用脚死缠烂打勾车门的行为,而是大言不惭地抱怨、指责列车人员制止她扒车门5分钟,而没有去协调检票人员放行她丈夫。而且她竟然说:“我没有拦着车,我只是个人,怎么可能拦在动车前面阻止它开呢?”她不断强调:“我觉得动车在一个站就停留10分钟,我还剩2分钟,我为什么就不能上车呢?”

  见过无耻的,还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我见过许多奇葩的老师,还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老师!不断指责别人,绝口不谈自己的违法违规。高铁动车在开车前3分钟停止检票,是一个基本规则,这位罗老师却有自己的一番道理:我还有2分钟,你以为高铁是你们家给你开的专列?谁给你的规则?你还有基本规则意识吗?

  面对当地教育部门的及时处分,这位罗老师斥责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凭什么让我停职?我教学又没有过错……为什么我的单位给予我不相干的处罚?

  她忘记了,她是为人师表的老师,还是一个教导处副主任,优秀教师代表。为人师者,且不说多高的道德要求,最起码的规则都不遵守,何谈为人师表?

  如果说罗老师还只是无知无畏,不知错,不知耻,我更觉得奇怪的是,竟然还有部分舆论与名人跟进指责教育部门“越职”惩处这位老师的做法。作为一个老师,一个教导处副主任,其言行完全违背了一个教师最起码的要求,更不要说还担负着学校德育教育的重要职责,教育部门的处理何错之有?

  与教育部门的处理相对应,我们更该批评铁路相关部门在处理此事时的过度宽纵,甚至是纵容,最后竟满足了这位老师无理的要求,而没有实质性的惩戒。如果不是有网友发出这段视频,恐怕这位罗老师还以为自己是对的,或者说沾光了,暗自得意。

  当然,这背后,折射了太多的社会问题。类似罗老师的人绝不是个案,她的不知错,不知耻,其实代表了一批人,甚至越来越多,这是需要深刻反省的。

  第一,在面对许多违规违法行为时,舆论往往无原则地同情个体,以及违法者的情有可原,绝少关注应该让违法者受到惩戒,严格执法。比如此次舆情事件中,一些舆论还在辩解说她担心女儿参加竞赛迟到,有情可原。类似的说法做法,实际是对种种违法行为没有原则的纵容与鼓励,久而久之,纵容了更多人对法律法规的蔑视,活在自己自私自利的世界却浑然不觉。

  第二,对执法者的苛责,让执法者在原则面前不断退让,让法律法规失去尊严的同时,也鼓励纵容了更多无赖式违法者的产生——比如在北京很多地方,在对城管妖魔化的背景下,游商与黑车几乎就在执法者眼前游走,无所畏惧。此次铁路部门与铁路执法部门的宽纵就是一例。如果当时就严惩重罚,她也不至于竟然不知错不知耻地跳出来,为自己违法行为理直气壮地辩解,更不会给社会一个恶劣的范例。

  我稍感欣慰的是,多数普通人还是有是非观的,给予这位老师严厉的斥责,如果法规缺少了严惩,舆论的审判与严惩也是一种不完美的补充,至少让这位不知错的老师,删除撤回了自己不知耻的辩解,这也算是此次事件一个不错的结束吧。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近年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