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考试舞弊:教育之责还是社会之乱?
文 / 陈志文
2017-12-27
治理舞弊,更重要的是改变社会中的普遍失范现象,树立最基本的规范意识,这需要从每个人做起,而不仅仅是热衷批判别人,批评教育部门。

  研究生考试刚刚结束,数学试题涉嫌泄露的新闻就出来了。但旋即发生反转,教育部考试中心快速发出澄清,核心是三点:第一,没有泄题,事实不符,此题非彼题;第二,这个老师也没有参与出题;第三,我们会坚决打击舞弊!

 

  教育部考试中心的澄清让我欣慰。显然,这极可能是某培训机构一次没有底线的推广营销,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动静。

  泄题闹剧,让我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5年前,在香港最著名的会展中心SAT(美国学业水平测试,是大学录取中重要的成绩,被称为美国高考)考场,北京某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考前大肆向考生派发自己“押”的写作试题。让各方尴尬的是,竟然把试题派发到考试主办方CB的巡查人员手中。遗憾的是,一开考,的确证明了这个机构的神通:“押”中了。

  很多年以来,每逢招考,必有此类新闻或者闹剧。客观地说,教育部门在防范招考舞弊上,可以说已经竭尽全力了。考前就联合公安、网监等多部门专项打击,要求考生签署个人诚信声明,考试中,考场周边遍布高技术无线屏蔽车,考场内,机场安检设备也用上了,身上一点金属设施都不能有。在身份验证上,又是人工核对照片,又是计算机验证指纹。为了防备在试题上打时间差,高考晚到1分钟也不让进场,开考45分钟后才可以交卷离场……

  在一系列措施下,国内招考舞弊事件基本被杜绝,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但我相信,即便如此严厉,仍然没有人能保证绝对的干净,每一次考试都会抓出一些个人舞弊者。我非常反感一些所谓学者,动辄就指责这类事件中教育部门的制度设计有缺陷,监管不到位等等,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考试能像中国这样严格、严厉了。如果有这方面的竞赛,中国一定会勇夺第一。

  其实,目前招考舞弊最严重的,不是国内,而是国外。伴随出国热,与国内考试相比,可能在防范舞弊方面经验欠缺,国外相关升学考试几乎是大面积沦陷。

  2012年,北美高等教育年会上,最引人注目的主题是“中国式难题”:中国学生成绩单、履历作假。新西兰相关部门2013年也公布,发现来自中国的1000多名学生在申请学校时涉嫌作假。多年前,英国曾因为来自中国学生的成绩涉嫌作假,收紧了签证,处罚了部分学校。伴随留学美国的热潮,近年舞弊重点转移到美国以及相关的考试,SAT考试就成了舞弊的重灾区。2014年开始,因为出现大面积舞弊事件,SAT考试的举办方CB不得不连续延迟公布在香港等东亚考场考生的成绩(SAT考试因故不能在大陆开考,内地考生只能前往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考试),以进行全面复核。

  最夸张的是在老SAT考试最后两年,上演了最后的疯狂,连续4次因为发现大面积舞弊不得不延迟发布成绩,严重影响到中国考生的申请,掀起轩然大波。

  与国内高考零星的舞弊相比,出国留学相关的考试舞弊甚至呈现产业化。在各类培训机构中,普遍都存在保过班,甚至明确了分数,怎么实现的?在一些考试培训机构以及中介机构中,就有海外游学考试团,内地孩子舍近求远,不远万里出国考托福,利用的就是国外考场监考管理松懈的空子,方便替考,美国、泰国、韩国也多次爆出中国考生替考被抓的事情。

  不仅“高考”,伴随美国高中热,美国“中考”也未能幸免。2015年9月,在上海举办的一次“美国中考”SSAT考试,因为所有考生成绩异常地好,超过了水平测试能容忍的正常值,考试举办方不得不取消所有考试成绩。2015年,150名考生雅思考试成绩被“作废”曾引发歧视中国考生的争议,迫使考试举办方不得不一一电话告知原因,才平息了争议:写作雷同,错误雷同!这些大规模的舞弊背后,都有培训机构的影子,完全产业化。

  这些考试不是中国的,一些甚至不在中国考试,为什么舞弊层出不穷,甚至更为疯狂严重?

  功利文化是这其中根本的社会原因!

  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极端的功利文化在教育上往往就体现为舞弊与应试。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重视教育,当孩子上学成为每个家庭头等大事时,不择手段就成了很多人的惯用伎俩,舞弊、腐败就必然找上门了,出国人群多数属于有钱人群,于是这个领域就更为疯狂。

  怎么办?

  用重典,坚决打击,让他不敢。让学生、家长以及相关机构有承担不起的后果与成本,毫无疑问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今年9月开学,4名中国学生在美国的托福考试中舞弊被严惩的消息成了很多媒体的头条。很多人没有料到的是,一个托福考试舞弊,被判重罪——欺骗美国政府,因为你拿假成绩申请了签证,最高可能被判五年监禁以及高达25万美金的罚款。最后3人与检方达成协议,接受罚金,以遣返换取不坐牢。

  2016年刑法修正案正式实施,考试舞弊入刑,是我们这方面非常重要的一个举措。当然,这个力度显然还不够。

  刑法修正案第九条规定:

  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他人实施前款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帮助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为实施考试作弊行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试题、答案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第一款规定的考试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显然,这条法规的核心是惩处协助舞弊者,而不是舞弊者自己。与美国等国家的惩处相比,我们的惩戒还是太轻了。

  除了学生,我们不应该忽略背后作恶的父母。很多考生舞弊,背后都有父母的影子,如果舞弊涉及父母,这种严厉的处罚,不能仅仅是针对学生的,对于其父母,更需要最严厉的约束,让其不敢做,让其有承担不起的成本,这就需要其他管理与司法部门的介入,包括其父母所在党政部门介入,而不仅是教育部门了。

  我更担忧的是这些舞弊背后的社会现象与社会意识。如果说,舞弊只是个别现象的话,我们坚决打击就是了。一旦这种现象弥漫渗透至社会各个阶层,成为一个社会的习惯意识,那才是最可怕的。无论是此次炒作的培训机构,还是如前文提到的那家在考场大肆散发“考题”的机构,其散播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招揽生源:我能提前搞到题!很多培训机构动辄就打出某某老师是某国家考试命题专家甚至负责人,也婉转告诉你,我可以给你题(虽然这类宣传100%都是欺骗,任何一个命题人都是不可能暴露的,更不可能参与培训,这不仅是纪律要求,更是法律法规的要求)。这种拿舞弊作为市场宣传利器的行为背后,反映的是多数人的追求,社会或者说考生认这一点,作弊已经到了没有任何羞耻之心的程度。

  可怕的是这不是孤例。2013年,湖北钟祥三中考点上演了荒唐的一幕,高考结束后,无数考生与家长因为不满监考老师严格监考,没收手机等作弊工具,集体围攻冲击监考老师,两名监考老师被殴打,呼喊声中,教室玻璃被砸碎,老师们只能关紧门,躲在桌椅下。最后,当地政府不得不调来大批警察、警车,老师们才得以平安脱身。而这种愤怒与围攻背后,反映了家长怎样的心态?家长从来不觉得自己违法了,而是愤怒于监考老师太严格,孩子吃亏了。

  同样,北京中关村满大街都是各种保过班的广告,甚至是保录取的广告,人们已经习以为常。

  当整个社会失范,没有了底线,教育想出污泥而不染,很难。社会失范是这其中的根本原因与基础。治理舞弊,更重要的是改变社会中的普遍失范现象,树立最基本的规范意识,这需要从每个人做起,而不仅仅是热衷批判别人,批评教育部门。

  可惜的是,这种现象在现今社会比比皆是。当为接送孩子不惜把汽车停放在路中央阻塞交通的家长没有任何惩处,甚至是被默认宽容的社会环境下,孩子们从小被树立的是不把规矩法规当回事,我很难想象社会基本规范的建立。这些公然违规的家长与舞弊本质上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更可怕的是,大家都已经默认其合理性。

  一方面强调依法治国,但一方面违法违规却没有成本,我们又如何全面打击甚至杜绝这些招考舞弊?

  用重典,不仅仅是对舞弊,对教育,只有全方位守住社会规范与底线,才是治理招考舞弊的关键,也是治理当今中国的关键,否则,招考舞弊毒瘤永远无法根除!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多年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