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专栏
我对2018年高考作文与语文命题的看法
文 / 陈志文
2018-06-07
目前的语文测试更强调承担立德树人,更强调思想教育与价值观的渗透。

  2018年高考有3+5种试卷,分别是全国三种,北京、上海、浙江、江苏、天津五种。当然里面还有一些复杂的组合,比如部分采用全国命题,大体上如此。

  上午有机会看到了全国三张语文试卷,以及其他地区的作文题,有许多人与媒体询问,简单说说我的感受,不全面,仅供参考。

  先说作文

  三篇作文:提示千禧一代的时代责任与担当

  早上一看到各地作文题目,我就乐了。全国卷一与北京的大作文,以及浙江的作文,有明显的近似,主题相近,即千禧一代以及他们的时代责任与担当。命题人想到一起了,估计有一些人可能也不意外。

  全国卷一的作文题是“世纪宝宝中国梦”,系统梳理了近18年的重大事件,提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机缘、使命和挑战。你们与新世纪的中国一路同行、成长,和中国新时代一起追梦、圆梦。以上材料触发了你怎样的联想和思考?”,虽然是以时光瓶带入,但本质还是提醒,强调千禧一代的时代责任与担当。

  北京的作文题则更为直白:新时代新青年——谈在祖国发展中成长,本质还是思考作为新时代的新青年在享受中国发展红利的过程中,对中国发展与复兴的责任与担当。

  浙江的试题内容更虚一些,前面讲了浙江精神,后面点题:作为浙江学子,站在人生新起点,你有怎样的体验和思考?其实还是在新时代的责任与担当。

  这三个作文题目有“撞车”之嫌,但对于这一组作文题我却是比较肯定的,一个是立德树人,一个是紧扣考生与时代特点。作文与写作是最能体现和贯彻价值观,世界观的一个领域,不必也不可能回避,因此,在这一点上其主题都很鲜明。更重要的是还紧扣了考生的特点。作为千禧一代,实际上是在中国高速发展中成长的一代,也可以说是享尽中国改革开放与发展红利的一代,但一切对于他们可能都太顺利,对于中国改革开放以及新中国发展的艰难曲折没有感受,也难以有深刻感受;同时,作为独生子女一代,他们也更多关心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国家与社会。利用这样一个重大的机会,提醒他们思考他们自己对于国家、民族、社会的责任,提醒他们家国情怀是多么重要。其实无所谓考生写的如何,重要的是他思考过,就非常好。

  幸存者偏差与被需要:思辨性非常强的作文题

  另外两个思辨性特别强的作文题我非常喜欢,一个是全国卷二的“幸存者偏差”,讲了二战时期英美军方调查了战后幸存飞机上的弹痕,以加强飞机防护的故事。统计学家沃德力排众议,强调应该重视弹痕少的部位,因为这些部位受到重创的战机很难有机会返航,而不是弹痕多的地方加强防护。这个题材本身就极具思辨性,对于当下教育所倡导的创新思维,批评性思维(其实更应该叫独立思考),都具有重要的启示与引导。上海卷的“被需要”,也是一个极具思辨色彩的题目,尤其对现在的千禧一代。

  这两个题目思辨性非常好,的确可能会给一些逻辑性差,思辨能力差的学生带来挑战,我在网上已经看到大家对“幸存者偏差”的不同看法,很多人认为难写。我想提醒的是,高考本身就是选拔性考试,有一定难度是正常的,也是必须的,为什么必须让考生都会写?第二,这两道作文题本身倡导,引导的,就是我们目前教育所强调的创新思维与批判性思维,有错吗?不能说没有准备,或者不会写就说题目不好,这是荒诞的。

  再说总体的评价

  语文试题近年有几个趋势值得肯定,一个是更强调对于学习能力的考察,而不仅仅是文学与文字能力。无论是在阅读上,还是在写作上,都更强调基本逻辑思维的训练。语文学科是一个基础学科,绝不应该简单到语言文字。美国SAT考试有三科,分别是阅读,写作与数学。如果把前二者结合,那就大约相当于我们的语文了。但他们的阅读与写作,显然不是考核你的文学能力,语言文字能力,实际上是在考察学习能力,第一,就是阅读能力,是否读懂了?第二就是写作,是否会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思想?

  近年语文试题中,对于阅读题材,从领域到形式变化都比较明显。除传统的文学类外,科技,政治,历史等题材均有出现,形式上则不仅限于文字,今年全国卷就有两套出现了图表形式,这一方向应该给与积极的肯定。在作文命题上,也明确在倡导强调论述性文章的写作。浙江高考2016年的作文题甚至在题材上就限定为论述文,是难得的担当。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与考试中,过多地强调了文学性,但是在基本的表达能力上欠缺严重,这也是中国基础教育目前的短板之一。目前出国留学生在学业上出现的主要问题,与其说是语言问题,不如说是语文的问题,是不会写Paper的问题,即论述性文章。日前清华大学对全校低年级学生开设一门必修课,就是表达与写作,负责人讲的很清楚:写作不是我们日常文学类的风花雪月,是论述性文章的写作。原因也在此。

  还有一点,就是目前的语文测试更强调承担立德树人,更强调思想教育与价值观的渗透。坦率地讲,在这一点上是有争议的。有人说语文题更像考政治,对此我难以完全赞同。

  语文作为一个基础学科,有着极其特殊的适用范围与价值,绝不仅仅是语言、文字、文学,这也是我们无论任何时候都会把语文放在第一的原因,比如高考第一科就是语文。语文,从阅读到写作,可以最大程度地传递,渗透价值观,比如独立宣言成为美国高考SAT的考试内容。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不必躲躲闪闪,需要立场鲜明,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也需要让大家都知道。其实,很多国家在其升学考试中,都不同程度地反映、渗透着他们的理念,都存在着鲜明的意识形态,只是手段方式与程度不同而已,这也是我们目前并不允许一些国家的高考直接进中国的根本原因,是教育主权范围的事情。

  因此,语文考试很多题目广泛渗透我们所倡导的价值观与世界观,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其次,语文本身是一个基础学科,是代表基本的学习与表达能力的话,那么要表达的东西本来就应该是多方面的,绝不应该只是卿卿我我的小情调,更应该广泛涉及社会的各个方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等,因此谈改革开放几十年的成就,判断,看法有错吗?持这种观点的人,可能都有一个误区,把语文等同于文学,限定在语言文字,正是基于此,才有此判断与说法。

  最后,我想提醒,高考命题的职能定位是三个:立德树人,选拔人才,引导教育。同时也想提醒,我们的教育是培养接班人的。我相信我们的命题绝不是完美的,更何况每一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判断,只是,无论谁都需要在前面这些前提下进行命题,我也希望大家可以基于这些前提进行批评、批判,这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也是高考命题的专业性之一。

  因此,在批评高考命题之前,还是多了解一些专业性与专业要求,才能提出更多有意义与价值的意见,才能提高推进命题,而不仅仅是批判。

简介
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近年重点从事教育改革与治理研究。
联系
手 机 扫 码 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