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如何评价“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
2020-02-22 10:21:00
中国教育报
作者:
  课堂就像是永远的“黑箱”,蕴藏着太多的奥秘,而课堂教学评价就是为了揭示“黑箱”中的奥秘,为了探寻未知中的有知。在大数据时代,课堂教学评价的理念、方法、工具与路径正面临着转型变革的迫切需求,也必将对传统的课堂教学评价带来巨大冲击。
  “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是如何进行的
  当前,我国的课堂教学评价活动普遍采用“庭辩式”听评课活动,对教学过程及效果进行定性化的观察、诊断与建议,属于表现性评价方法的运用,包括采用观察法采集课堂中教与学的表现性行为信息、采用研讨法对观察的信息进行诊断并提出改进建议。这种评价方法的显著优点是简便易行,不管是授课者还是听课者都能结合自己观察到的信息与教学经验评估教学质量。
  但是,这种评价方法的缺点也显而易见。它是一种随意性很强的经验式、印象式观察与评判活动,因为观课前没有设计系统性的、逻辑性的、结构化的方案,执教者与观课者之间缺少沟通与反馈,所以普遍存在评价主客体相对立、评价手段与评价理念相脱节、评价路径与教学过程相游离等问题,并且存在着就课论课、只关注教学任务落实而忽略人的发展性追问等方面的问题。
  “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是指,包括学生在内的观察者与执教者,依据标准与教学观察,对教与学的过程及成效进行交互共建的结构化价值判断系统。其中,“多元”指评价主体、目标、内容、方式是多样的;“交互”指评价者与评价对象、过程与结果、教与学之间的互动交往。其核心观点是“教—学—评”一体化,认为评价是镶嵌于教学体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是多元主体之间相互学习、彼此促进、共同建构的过程。
  “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是一个研究共同体有目的、有组织、有依据的评估活动,根据角色的差异,评估方式有所侧重,如专家诊断性评估、同行研究性评估、执教者反思性评估、学生习得性评估,从而形成多元主体相互协作、交互的良好氛围。“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是基于证据采集的行动研究,即依据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观察表,获取表现性行为数据与信息,对偏差性教学行为,建立以人为本的“评估—指导—塑造—再评估”循环跟进式行为矫正路径,从行为评估、行为指导、行为重塑等三个维度构建矫正策略。其中,“评估”是基于课堂观察进行诊断与分析,“指导”是基于行为标准制定改进方案,“塑造”是基于课堂实践施行刺激与强化。评价研究的目的是在结构化的项目实施过程中,解决存在的问题,促进人的发展。
  “多元交互式”数字化课堂教学评价平台呈现出何种风貌
  探索将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融合于“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体系,力图通过长期努力建成课堂教学评价大数据平台,为精准化教学质量诊断提供分析工具,为教学管理决策提供参考证据,是新的时代性研究课题。
  “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平台的研发依照“课堂观察+互联网+数据思维=科学的课堂教学评估”评价思路,采用“面向服务的架构”(SOA)标准及J2EE开放技术平台,引入文字输入、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视频捕获等技术,建成了集数据采集、数据存储、数据处理、查询检索和分析挖掘等功能为一体的应用系统,包括电脑版、APP版和微信小程序系列应用程序。
  “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平台是集观课、评估、科研、管理等功能于一体的评价工具,通过嵌入供专家、同行、学生和执教者等多元主体选择使用的各类课堂观察工具量表,利用手机、平板电脑与计算机等移动终端,采用行为编码方式在听课过程中采集教与学的表现性数据信息,通过后台计算与图形化处理后,直接为评估结论提供客观的量化证据,并生成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可视化决策报告,从而实现科学的课堂诊断。当前,平台中共有中小学15门学科、10类主题、55份课堂教学评价量表,每一评价量表制定了一级指标与二级指标,每项观察指标按“可观察的学习结果的结构”(SOLO)分类理论设计五等级制评价标准。所有评价量表的指标与标准的设计均指向发现、协作与建构,体现标准、教学与评价的一致性,以帮助教师智慧教学、学生个性化学习。
  总的来说,“多元式交互”课堂教学评价平台能准确展示各个观察量表的指标,克服了传统评课标准不一的缺陷。它利用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完整采集课程数据,替代了传统的纸笔听课,使课堂教学评价过程清晰可见。该系统从定量和定性两方面对课堂进行客观、科学评估,提出多元化建议,帮助执教者与观课者有针对性地改进不足,提升教学质量,促进专业发展。同时,教学过程中获取的所有评价信息均在后台进行处理与分析,提供的多元化分析结果与报告则为教学管理者提供了决策依据。因此,基于数字化平台的“多元式交互”课堂教学评价内涵有了新的延伸,核心理念为“教—学—评—研—管”一体化,其基本模型如图所示。
  “多元交互式”数字化课堂教学评价解决了哪些实践难题
  “多元交互式”课堂教学评价平台尽管诞生的时间并不太长,但其基于标准的数字化评价理念与方式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广泛关注,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教师加入到了研究的行列,至今已有20多个省份的2万多名教师利用本平台开展课例研究。
  笔者利用小学语文课《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数字化课堂观察报告的部分信息,研究“有效的师生交往”的特点和规律。综合来看,该课主要优点有:一是教师的讲解能力强,讲解行为占比15%,着重引导学生如何通过朗读深入理解诗的内涵,属于启发式讲解。二是教师有针对性和激励性的点评用语占比分别为6%、7%,其中有不少是评价学生的朗读水平和朗读的进步,很好地促进了学生朗读能力的提升。三是教师提问、学生回答与及时理答(教师对学生回答问题的反应和处理——编者)的交往方式运用娴熟,分别占比20%、15%,教师主要是通过精心预设的问题激发学生想象、描绘西湖六月荷花的美丽盛景,帮学生体会诗人的情感。四是在教师的激情感染下班级气氛热烈,学生乐于表达、个体表现突出的占比为12.35%。
  但是,本课的行为统计数据,也说明存在一些值得改进的问题。如学生交流相互评议、学生质疑教师理答、学生讨论的交往行为比例都比较低,使得学生理解深度不够,学生主动性与个性化学习体现不足,未能体验诗人是用接天的莲叶、映日的荷花反衬自己心中的孤独寂寞之感。所以,针对本课的改进建议为,适当增加学生的交流评议和讨论,鼓励学生质疑提问,通过追问与补问引导学生分析诗人内心的情感。
  上述研究课例表明,基于课堂教学评价平台的应用能够着力解决以下问题:一是以信息技术推动课堂评价变革,用移动终端替代传统纸笔听课工具;二是将课堂观察表及行为标准嵌入平台,克服传统评课缺乏标准的问题;三是课堂评估基于移动互联网,克服传统听评课受到时空限制的问题;四是进行数据分析与可视化呈现,克服传统评课无科学论据的问题;五是多元化评价主体交互协作,克服传统评课主体单一的问题。
  “多元交互式”数字化课堂教学评价是将专业化评价标准与工具嵌入数字化平台,使教学评价与互联网、大数据技术建立有效关联,使教学评价走向数字化、标准化、多元化、交互式,从而实现评价范式从经验性评价转向数据决策性评价。但是,作为一项开创性研究,如何获得客观真实的课堂教学行为大数据、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提高课堂教学信息采集的效率、如何解决教育大数据人才匮乏等问题,均是我们面临的严峻挑战。
  作者: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 朱雪梅
  (本文系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十三五”重点课题“基于大数据平台的课堂教学行为评价研究”与教育部学校规划建设发展中心未来学校实验研究课题“课堂观察大数据平台的研发与运用”成果)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高校动态
数读高校
高校智者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