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深圳大学校友罗羽鸣在2020毕业典礼上的发言:抬头是山,路在脚下
2020-07-07 16:57:00
深圳大学
作者:

  7月6日,深圳大学2020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在深圳大学元平体育馆举行。2006届校友、凤凰卫视深圳新闻部主任兼首席记者罗羽鸣作为校友代表发言。

  尊敬的各位校领导、老师、校友们,亲爱的同学们:

  今天,是同学们的毕业典礼。非常荣幸,能以校友和师姐的身份回到深圳大学。此时此刻,我能感受到同学们对未来的憧憬、对学生时代的依依不舍,甚至还有点毕业时对人生新阶段的些许彷徨和紧张,而不论是欢喜或是感触,毕业,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因为,你们的人生因毕业而刚刚 开始,一切皆有可能。

  我毕业于2006届的传播系,那时候还没有传播学院,也没有那么多专业,唯一的广告学专业,包含了广电、新闻 和广告的所有基础课程。虽然那时候我们这个专业还很在成长初期,但我是幸福的,因为我觉得,毕业时得我有很多很多的选择和期待,我是当一名创意满满的广告人?还是当一位风光无限的电影导演?抑或选择成为一名追逐真相的新闻工作者呢?一切皆有可能。

  出国拿到传播学硕士学位之后,我选择加入了媒体行业,成为了一名电视新闻记者。而今,在凤凰卫视这个鼓励进取的平台上,我已经奋力拼搏了12年。再次回到校园,我不禁又开始思考大学对我的人生意义,不知道这个问题,在你们心中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对我而言,大学不仅仅是学习知识的地方,还是学会学习和学会爱上生活的地方。刚工作的时候,有些人会跟我说,学校里的理论知识用不太上,现在的实操才是你真正需要重新学的。但我不信,我的办公桌上,一直放着传播学理论相关教材。每做一条新闻,都是在实践中更立体地理解课堂上学过的传播学知识;每一个经深谙我心的理论,都在帮助我增加对新闻认知的深度和厚度。我们工作中需要用到电脑软件对新闻片进行编辑,大学里我们学过广电课程,跟老师学的技能让我对专业工作轻车熟路、很快就熟能生巧,但我觉得更受用的不是怎么使用软件,而是老师教给我的,如何用视听语言传递信息的思维,在懂得如何思考的基础上去工作,又是不断学习,爱上学习,不断进步的过程。

  大学岁月对我来说,也是塑造人格的最关键时期。那时候我和大家一样,刚刚成年,血气方刚,思想张扬。在深圳大学读书的日子里,老师们给了我充足的空间思考人生,选择自己想走的路。也是老师们的谆谆教诲,引导我怎样去成为一个正直的、对社会有用的人。工作后我渐渐发现,深大人独有的,对待生活和工作“认真而执着”的人生态度,一直在影响着我。

  我的工作需要我经常出入于满目疮痍的地震等各种灾区,穿梭在生死交错的突发事件现场。记得2010年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时,我站在长达 5千米的泥石流带中央,四处高山环绕,脚下的黄土中是1000多条已经没有希望的生命。我不禁感慨,生命,在大自然中,显得多么渺小。面对绝境,我没有绝望,虽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新闻记者,并没有阻挡大自然灾难的神力。但我仍然坚信我可以为那里的人们做点什么。我们带着摄像机,拿着麦克风,倾听生还者们的诉说,留下他们对亲人的挂念。逝去的生命无法挽回,但可以用影像资料记住他们,这就是给他们的最好的悼念。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9级特大地震引发海啸, 福岛核电站核泄漏。这件事情甚至改写了全球核能发展的进程。当时,全世界都弥漫着担忧和恐慌。4月11日,我在福岛市政府大楼采访时,大楼突然剧烈晃动,随即,紧急地震报告显示:7级。全世界都在担心核电站遭遇大规模余震及海啸时会发生爆炸。通讯中断了半个小时,国内的所有同事亲朋都惊慌失措。不过,那时候我在想,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我也没有什么遗憾,因为,我的最后一刻,是站在我所热爱的岗位上。我也没有辜负大学时老师们的期望,做一个勇于奔向理想,对社会有用的人。

  危机之时,我会想起,因为灾难失去生计的老渔民老泪纵横、声音沙哑地对我说,求世界救救我们!但他又坚定地告诉我,他绝不会离开他的家乡,他会守在这里,等待希望;我会想起,在被海啸摧毁整座城市的日本南三陆町,高山上避难里那位开朗热情地着带我采访的高中小妹妹,她对我说,如果大家都很悲伤,都放弃了,那谁来重建家园;我还会想起,福岛市街道上给孩子带上两层口罩的妈妈彷徨的脸,想起不满核电站灾害处理失当的那位络腮胡大叔愤怒的眼睛。我庆幸,即便危机四伏,深大人那种乐观无畏的精神也在我的骨血中流淌,我也曾深刻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记录着大历史中的人们,他们的喜与悲,怒与乐,他们的迷茫和希望、痛苦和坚强。我曾经为他们发过声,他们的故事,永远留在我的镜头里,我的生命,也因此而丰满。

  过去的十多年里,逆行,已经成为我职业附带的属性。2020年1月底,很多人对我说,“武汉很危险,你最好不要去”。但我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又怎么能够不出现在这个需要我的地方?直到4月8日武汉解封,我和同事用了70天的时间,走访武汉的医院、警队、社区、交通枢纽。虽然我们势单力薄,我只能说,尽自己全部的力量,用镜头记录,用语言对外界讲述武汉的故事,中国人抗击疫情的故事;用节目陪伴、去鼓舞那些活在彷徨、恐惧中的人们。每当害怕的时候,我会这样安慰自己:如果我感染了,便可以继续在病床上记录自己的经历,让更多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让人们更真实地感受到我们的国家对人民生命的重视,更真切地感受到白衣天使对病人的不离不弃,传递我们中国人面对大灾大难时的坚韧和乐观。

  大学的时候,我也曾经觉得,读书是一种被动的义务, 我也曾经逃课、沉迷网游,但有一次,老师问我们,有没有想过毕业之后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如果没有的话,那请你现在开始思考,因为几年之后,你们一生的命运将完全由自己掌握。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为自己找回了高考时认真严谨的学习态度,是的,我们在学生时代做的每一个选择,其实,不是为了家长、也不是为了老师或任何人,而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而我,要成为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对得起社会;有能力有追求,对得起自己的那种人。就算日后平凡,至少一生无悔。

  在武汉疫情当中,我看到众多年轻一代奋战在各行各业。回来之后,我时常想起,那位 94年生的青年女民警曾对我说,她瞒着家人加入了要接触感染者的一线突击队,但不觉得这是英雄主义,只为了对得起身上这身警服,只因为觉得那里的同胞需要她伸出援手;时常想起, 医生护士们曾对我说,不害怕是假的,但你不在武汉,就不知道病人有多么需要我们,他们需要我们,我们想让他们好好活着;时常想起,疫情期间每天在武汉街头打扫卫生的那位清洁工人曾对我说,她希望快点看到人头攒动车水马龙, 甚至希望自己负责的区域多一点垃圾可以扫,却只字未提暴露在外工作的风险和担忧;时常想起,那位雷神山的建筑工人曾对我说,只要快点把医院建好,父母亲人就可以快点重新过上自由安稳的生活,不必每日担忧……他说,人生中总应有一些让你刻骨铭心,为之奋斗事情。是的,人生中,总要有一些事情,让你在彷徨、恐惧、不安时仍然坚定前行,我也希望,把深大人的勇敢无畏,在武汉诠释给所有人,并向自己证明, 初心不忘,心中还是深圳大学时的那个怀揣理想的少年。

  我记得大学时,有一位老师曾对我说,希望你拿着你的专业知识去过好你的人生。今天,我想对同学们说,希望, 你们拿着你的专业知识,让自己可以脚踏实地地在社会上活着。虽然未来的世界可能会充满荆棘,可能有难以攀登的高山,这是生活的常态。但,“抬头是山,路在脚下”。深大的日子不会白过,这里每一日的滋养,都会成为你成功路上的资本,希望同学们用心去体验生命旅程中的坎坷,和沿途的风景,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让这个世界因为有来自深大的你而更加丰富、 美好!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新闻
中国教育新闻网 2020-02-12 09:02:00